解局 | 商業版圖再擴 郭廣昌400億元謀航空產業

觀點地產網 ?

2021-05-21 15:12

  • 在此之前,復星系并未涉足航空產業。

    觀點地產網 近來多方發布的投資航空實體企業公告,均指向處于破產重整進程中、有意引入戰投的海航控股。

    首先浮出水面的投資方是均瑤集團旗下吉祥航空。該公司于4月30日公告表示,擬出資50億元與關聯企業均瑤航投以及戰略協同投資者共同設立合伙企業上海吉道航航空科技合伙企業(簡稱“吉道航”),并以“吉道航”對外投資航空實體企業。

    5月20日,其關聯企業愛建集團同樣公告稱將共同投資“吉道航”,此次披露了合伙企業全體合伙人出資總額不超過300億元,愛建集團作為有限合伙人出資額不超過 40億元。

    無疑,吉祥航空正緊鑼密鼓地拉入合伙企業,鋪排資金道路。

    另一競購者也公開入局。5月19日,豫園股份公告顯示,擬聯合豫園股份關聯方、航空產業戰略投資者等,共同設立合伙企業“豫航產業”并以該等合伙企業投資航空實體企業。

    “豫航產業”合伙人出資總額不超過400億元,其中豫園股份出資額不超過100億元,豫園股份關聯方并聯合戰略投資人合計出資額不超過300億元。

    盡管上述幾則類似的公告當中,均未提及具體的投資對象,但市場已默認為海航控股。無論是從企業特征、投資金額,還是傳出的內部消息看來,海航控股都十分契合。豫園股份甚至在公告中提及把握海南自貿區發展機遇。

    目前受限于商業信息保密和相關方的決策程序,該項投資尚不能披露具體信息。

    復星入局之說

    吉祥航空為“均瑤系”成員企業,豫園股份為“復星系”旗下公司,都有類似之處。背靠綜合性大集團,各自的掌舵者王均金、郭廣昌,同為浙商。

    有業內便猜測,或許不是完全競爭,兩家企業應有一定程度的默契,同時不排除兩家配合壓價、爭搶話語權的可能性。

    但無論哪一方,均存在很大不確定性。雙方都在公告中強調,該等事項受限于商業談判等各種客觀因素目前存在不確定性,合伙企業的最終出資結構受限于商業協商的結果存在變化。

    市場上對于復星系的呼聲頗高,認為其于海航控股產業協同效應更高。據豫園股份方面表示,公司近年來持續踐行“產業投資+產業運營”雙輪驅動戰略,深度推進快樂消費產業生態布局。

    “公司充分把握海南自貿區發展機遇,捕捉國內消費升級、出行經濟快速發展等產業發展機會,公司積極尋求投資航空業務的突破,進一步完善產業生態鏈條、增強產業融通能力、擴大旗下產業行業優勢。”

    也許是受到去年舉牌收購龍頭酒企金徽酒、舍得集團等成功案例影響,豫園股份再次大步往前。

    在此之前,復星系并未涉足航空產業。不過其商業版圖寬泛,涵蓋白酒、醫藥、鋼鐵、礦業、零售等行業。

    與地產開發相關的豫園股份,或也期望以此收購扭轉頹勢。前不久剛發布的2020年度業績當中,豫園股份營收與2019年持平錄得440.51億元,利潤總額同比減少2.9%至52.74億元,歸母扣非凈利潤同比減少9.51%至24.68億元。

    不過按照目前情況分析,復星旗下的復星旅文集團與海航控股契合度高一些。因為豫園股份主要包括文化商業及智慧零售、珠寶時尚、文化餐飲和食品飲料、國潮腕表、美麗健康、復合功能地產等業務板塊,實際上業務關聯性并不高。

    而復星旅文以海內外度假村和旅游項目為主業,與航空業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2020年報顯示,復星旅文旗下旅游業務主要包括以ClubMed品牌運營的度假村業務以及位于三亞的第一個旅游目的地項目亞特蘭蒂斯、2019年發布的旅游目的地自由品牌復游城等。

    復星旅文華南總部已經搬到三亞,也一直強調會強化在海南各種業務的拓展和投資,深化海南布局。按照管理層在業績會上的說法,復星旅文深耕海南的原因是:一方面,三亞亞特蘭蒂斯疫后恢復迅速;另一方面,海南自貿港政策為當地旅游業態打上了“金字招牌”。

    截至目前,復星旅文旗下多個品牌已經入駐海南,如高端休閑度假企業地中海俱樂部、亞特蘭蒂斯、ThomasCook、泛秀、迷你營等品牌都已經進駐海南。

    如若聯合扎根于海南的本土企業海航控股,復星旅文加大海南布局的道路會更順暢一些。畢竟復星旅文去年業績表現亦差強人意,錄得近五年以來的最大凈虧損。

    觀點地產新媒體此前報道,去年年初,復星旅文旗下三亞亞特蘭蒂斯、所有ClubMed的度假村接連遭遇停業危機,集團全年收入下降59.28%,經調整EBITDA同比降低94.8%至1.94億元,歸屬于股東虧損為25.68億元。

    綜合進入復星國際平臺上,豫園股份與復星旅文同屬于快樂板塊。2020年,快樂板塊營收比上一年度減少119.67億元,利潤受挫最嚴重,首次錄得虧損,歸屬于母公司股東虧損為2.8億元,較2019年同期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利潤減少112.5%。

    復星系此番爭奪,應是希冀于投資航空產業,在擴展業務范圍的同時,增強盈利能力。

    海航控股之后

    海航控股自身業績亦表現參差,*ST海航已面臨退市風險。年報披露,2020年海航控股實現收入294.01億元,同比下降59.38%,其中運輸收入264.89億元,同比下降61.62%,實現輔營收入29.12億元,同比下降13.83%。

    期內,實現凈利潤虧損640.03億元,一舉刷新了A股最高虧損紀錄。雖然去年有疫情因素影響成分存在,但相較于中國國航虧損144.09億元、南方航空虧損108.42億元、東方航空虧損118.35億元,同樣作為中國四大航空之一,海航控股虧損幅度未免過大。

    影響于此的關鍵在于母公司海航集團流動性危機。其源頭是自2015年以來,海航集團多次大手筆投資,海外直接投資高達520億美元,分布于運輸、旅游、酒店、房地產等領域。2017年開始,海航集團又開始了一系列自救之路,不斷“賣賣賣”。

    但直至2019年,海航集團總資產9806億元,但總負債高企,達到7067億元,海航集團的流動性問題難解。

    但無奈還是演變成了資不抵債的結果,自去年開始,海南省政府介入海航集團推進重組,關于海航系的債務問題正逐步解決。

    今年3月份新進展推進,海航集團《告知函》稱,為有效化解風險、維護各方利益,應其請求,近日,海南省人民政府牽頭會同相關部門派出專業人員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聯合工作組是全面協助、全力推進海航集團風險處置工作,并非接管海航集團。

    不久后海航集團又發布公告,分別為旗下航空主業板塊、機場板塊及供銷大集招募戰略投資者,對應海航控股、海航基礎和供銷大集三家上市公司。消息顯示,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已于3月受理海航系321家相關公司合并重整案件,其中包括海航航空主業公司、機場板塊公司和供銷大集集團等下屬企業。

    于是有了復星系、均瑤系爭奪戰投的戲碼。其實早在5月初便已有消息傳出,復星系與京東旗下一子公司等企業正考慮投資海航集團重整后的境內資產。

    彭博社引述不愿公開身份的知情人士稱,平安保險、吉祥航空和中國國航等公司也有意入股新海航。知情人士透露,若最終能達成交易,規模都將達到數十億美元。

    之所以海航控股仍受多方資本青睞,知行資本徐紹義分析,不能只看到海航控股的虧損狀況,而應該看海航資產包:低價抄底套利、優質資源(如航線/飛行器/政府關系)、上市平臺、競爭優勢、融資底層能力等。

    海航航空,為中國第四大航之一。2020年報顯示,海航控股經營境內6張客運牌照,運營商用飛機346架,按機型分,包括寬體機78架、窄體機250架、支線機18架;平均機齡6.16年,優于三大航的6.4-6.9年,飛機性能及狀態相對較好。

    此外,航司運營基地遍布全國重點一、二線城市以及重點旅游城市,已形成北京+海口、廣深+成渝的“兩主兩輔”核心基地,布局上海、西安、昆明、福州、鄭州、烏魯木齊等重點樞紐。

    加之后續發展勢頭良好,華創證券綜合分析認為航空股的春天已經到來,其表示,4月行業航班量已經超過2019年同期,客流同時在加速恢復。行業基本面處于向上階段,當前油價雖同比有所增長,但需求端上升后,航油成本有轉嫁的可能性。

    據稱,目前已經有4家意向投資企業在談。徐紹義認為,此次傳出的京東、平安、中國國航等3家企業,具備央企性質的中國國航可以基本排除。

    至于京東,上述人士評論稱,更偏重物流,要看貨運情況,且京東物流側重地面運輸,不像順豐已買飛機修機場,海航還是客運多。

    根據時間鋪排,各方希望能夠在今年6月底之前完成包括戰投選擇在內的重整草案。

    接下來,其余有意參投的資方應該也會很快公布。

    撰文:許淑敏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商業地產

    復星

  • 日韩在线